紀元,這是我們在做這個案子之前首先想到的詞。如果說上一個梵泰蘭的案子是開拓新的氣質和領域。那么作為第二家我們執筆的方案,它一定是更具有開拓性和創新性,于是紀元就是一個全新的開始。